[同人小說] ときメモGS3 - HERO 琉夏's side (櫻井琥一&琉夏(兄弟愛))

Hero
~櫻井琉夏's Side~


閱讀前注意+小知識:
1)本作有櫻井兄弟的捏造童年回憶,原著死忠者請注意
2)故事以櫻井琥一的告白ED2作背景,櫻井琉夏為主視點
3)故事女主角(斑比)名稱:星崎 緣
4)嚴禁無斷轉載,謝謝合作

感謝大家欣賞小女拙作<(_ _)>
======================
三樓,琥一的房間傳來緣的聲音。
「もう,琥,也聽聽這張嘛。」
似乎是在和琥那傢伙爭奪聽黑膠唱片的優先權?嘛,最後一定會是琥先認輸吧。
我邊想著邊從自己二樓的房間下樓梯到“大廳”,因為今天整天都在花店打工而且還加班了,所以晚餐還沒有好好地吃。
啊啊~真想吃點美味的東西,但要是叫琥下來煮的話未免太不識趣了,
難得他最近才習慣了跟緣的親密獨處。那麼……晚餐就吃鬆餅吧。

高中畢業後,緣偶爾會到WEST BEACH照顧我和琥的起居,琥好像也很喜歡這樣子,
到最近他終於開口叫緣乾脆搬進來住好了,而緣現在當然都是住在琥的房間…
以上這種親密情況發生的時候,我多數都是獨個兒在房間看看雜誌,看看海。
啊,晚上偶爾會像這個時候自己煮點吃的。當然,都是鬆餅。沒辦法,誰叫我只會弄鬆餅。
嘛,晚上吃什麼這是無關重要的;
重點是每次看到他們二人相處得很好,也總算是替琥那傢伙感到放心了,
因為那傢伙既是個鈍胎也是個笨蛋,老是太過為別人設想而忘了自己本身的幸福和利益…
幸好緣回來了,她總是有套對付琥的方法,每次看到琥像認究輸一般乖乖聽話的模樣每次都覺得很有趣,嗯,太有趣了。

多虧了緣,琥才慢慢地改變過來…嘛,這種情況應該叫做「監護人畢業」嗎?
噗,自己想起也覺得好笑…這種大團圓的狀況,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明明應是可喜可賀的,可是偶爾內心卻會產生了莫名的感覺…
感覺就跟小時候………以前的爸爸和媽媽消失後,當我察覺自己是獨自一人時那種感覺有點相似…
但卻又沒那麼痛苦,總之有種難以形容的複雜情感…難道說…………這是寂寞嗎?
我一邊想像一邊嘲笑自己,還說什麼恭喜琥”監護人畢業”呢,但我自己好像反而不能從琥那兒畢業?

咚…咚…咚……
由上面傳來踏鐵梯的聲音漸漸接近,我循著聲源看過去,是琥。

「哦?你肚子餓了嗎?」琥抓抓頭看向煮食爐前的我。
「算是吧,突然想做點吃的。」
「又是鬆餅啊……」
「嗯,超好吃的鬆餅。緣呢?不是一起聽音樂嗎?」
「啊啊…她睡了。真麻煩,剛才還一股勁吵著要聽音樂,才開始播了一會就睡了。」
「緣啊…一定是太悶了,都是琥不對。」
「啊!?是我不好哦!?那……我該怎麼辦啊?」
我以微笑回應琥帶點不滿的質問。當然琥沒有不好,只是他看起來有點不滿又像是拜託我教他怎麼辦的態度,沒由來的讓我感到很可愛。
「…………我說你啊,偶爾也注意點吃的好不好?」他沒好氣的嘆了口氣。受不了,
這傢伙最近說教的口氣越來越像緣了,這是所謂的近朱者赤嗎?明明自己也是一頭只愛吃牛肉的肉食獸。
我一邊拌勻鬆餅的粉漿,一邊擅自在腦內為琥加上一對”肉食獸”專用的耳角,
而旁邊則是拉著琥項繩像馴獸師般馴服著琥的緣。因為腦內的畫面太具體,我不禁咯咯發聲地了出來……
「啊?你在偷笑什麼?噁心死啦。我可是很認真的跟你說喔!」
原本打開冰箱找東西的琥似乎聽到我的竊笑聲,抬起頭一副訝異的樣子看著我。
「沒什麼,嘻嘻……總覺得啊,你越來越像緣了。」
「啊!?哪裡像啊?」
「說教的地方…還有很多地方。」
「笨蛋嗎………喂。」
「唔~?什麼?」
「這個是緣今天中午的時候弄的。」琥從冰箱拿出一碟封上保鮮膜的白汁鱸魚意粉,看起來很美味……不妙,口水像是要流下來了。
「你今天晚上加班,其實根本連晚餐都好好沒吃吧?」看著我唾涎欲滴的樣子,琥語帶肯定及有點責備地的說道。
「那傢伙怕你今天打工可能會晚回家沒吃晚餐,剛好我今天又放假,所以先弄好你那份了,沒想到還給她猜中了。
你啊,拜託也別老吃那種甜死人的食物當晚餐了,身體會壞掉哦。」
「嗄……知道了,真是體貼卻又煩人的爸爸媽媽呢。」
「………」琥發出窮於應付似的嘆息,多數是害羞了。
「喂,這碟是我的份,幫我翻熱。」從冰箱中拿出一碟奶油燉牛肉遞給我。
「是~是~」
------------------
從窗口照進來的月光,明亮得即是沒有任何燈光,我仍能看到對面正在吃著燉牛肉的琥。
「幹嘛一直看著我吃東西?想吃就出聲啊,目不轉晴的盯著人看感覺真不好。」
琥皺起那短短的雙眉,受不了我的目光洗禮似的把自己碟子上的燉牛肉盛到我的碟中。
其實我並不特別想吃燉牛肉,只是剛才正好在想自從緣住進來後,
我們已很少像高中那時一樣二人面對面地吃飯。明明高中畢業才沒多久,我竟覺得像是遙遠的往事般懷念起來。
「……我說…」再次打開話題的是琥,他抓抓頭看似有何難以啟齒的事。
「唔?」向來有什麼說什麼的琥很少這樣吞吞吐吐。
「就是………我下個星期會整個禮拜不在家。」
「耶……?……你又找了什麼需要寄宿的兼職嗎?」我好奇地開道。
「啊不是…就是那個嘛……」琥不自然地放下叉子「……就是你之前說的…蜜月旅行什麼的…」
「………和緣去嗎?」聽到我這麼問,琥露出有點不可思議的神情回答我:「不然還能和誰啊,笨蛋。」
啊,是這樣嗎。
……高中畢業後沒多久後,我曾毅然出走,美其名是”失戀旅行”,本來真的有打算用打工的錢周遊一下,但卻馬上就回來West Beach了。
當時免得被二人深究其因,所以只是吐糟似的叫琥應該和緣去”蜜月旅行”才對…沒想到琥真的有考慮過。
說到蜜月旅行的話,當然是二人去吧……原來琥是為了告訴我這些才特意和找這個時機和我吃飯啊?
當時沒有繼續失戀旅行的原因,想起來其實是因為自己太不甘寂寞吧?但琥有緣在身邊,所以應該大概不會像我一樣。

啊啊……糟糕…那種莫名沈重的感覺又出現了…而且好像還在一瞬間不斷在心中擴大。
當初“失戀旅行”之名的失戀對象是緣,本來是為了放開對緣那種不應餘下的一絲情意而出走,
但最近我開始覺得自己在意的其實是琥,說要避開緣,不如說不想見到琥和其他女生要好…
沒救了……又不是女孩子,也不是小孩子了……明明之前跟說過要成為大人,卻竟為哥哥跟戀人相親相愛這種事感到焦慮不安。
「也對啦……那下星期就只有我一個人囉?那你上次在二手攤買的那件衣服我要拿來穿囉。」
「要是穿壞了我揍你哦。還有……就是…你下星期的食費由我來付。」
「咦?」
「因為喔……是緣那傢伙啦,怕我們不在家時你又會隨便亂吃東西,萬一回來後看到你吃壞肚子可不好了,
啊……但又不能讓你自己付在外面的食費,那很貴耶。………所以啊……啊啊~真麻煩!說起來就是我的責任!總之就是我請客一週啦!」
「琥是在擔心我啊?」我單手托著腮子,看著琥。
「所以說是緣啦……」我直直地看著琥微笑,使他似乎有點尷尬地別開臉「……什麼啊,擔心你也不行喔。」
「不,我很高興,謝謝你,琥。」我看向窗外。凝視著彷彿不見盡頭的海,總覺得像是任誰也會覺得寂寞起來。
「……喂,總覺得你今天怪怪的哦?」琥喝了一口清水,問道。
「是嗎……」琥的語氣有點擔心,也有點受不了,大概是我今晚真的比平常怪?
「…我自己也不太清楚。」我覺得自己聲音好像有點在抖……
「啊啊?不太清楚?要是覺得哪裡不說服就說出來啊!看見你一副鬱卒的臉這邊也變得在意起來啦,真是的!」
琥的話聽起來似是無情的責備,但卻是他獨有的關心方式。
「………吶,琥,你記得嗎?」我無視琥的責備,繼續看著窗外。
「什麼?」話題被扯開了的琥不解我到底要問他記得什麼事。
「”額頭親親”的事。」

「…………突然說這個幹嘛啊。」琥沈默半響,反問我。
「我說琥啊……」我悄悄地說出自己現在最渴望的事情「來親親吧?」
我故意把這句的音量收細到自言自語才能聽到的地步,但琥似乎是聽到了。
「啊啊?你在胡扯什麼啊笨蛋!」
「嘖……果然琥的親親已經是”緣專用”了嗎。明明不久之前還肯親我的……」
我模仿女生嘟起嘴巴撒嬌的表情。聽見"緣專用"三字,琥似是被說中似的面紅了。
「什…什麼”緣專用”啊!我說啊,那已經是小鬼時的事了吧!」琥托著額頭看似困擾
「……而且,只是親額頭而已啊…」果然,他也沒有忘記當時的事。
「那麼,即使是額頭的啾我也要──」我強勢把半身越過餐桌移近琥的臉孔,他更顯得不知所措。
「你啊………是小鬼嗎?」
「哞──我也要啾啊。唔──」我閉上眼裝出一副等待親吻的樣子。良久也等不到琥的回應。
我沒趣地回復正常的坐姿,兩眼向左上看,笑笑道:「嘖……開玩笑的啦。琥還真容易認真起來。」
一定要笑得自然一點,不能讓他發現其實認真的是我。
琥的表情看起來很困擾的原因,可能是他很後悔自己小時候這樣做過?
在沈默之中彌漫著微妙的尷尬。
突然,琥像我剛才那樣把半身越過餐桌,按著我的後腦,在我的額頭上烙下一吻。
啾──
之後琥立即坐回位子上,滿面通紅的看向另一邊。
「………啊…」一時之間我也來不及反應……我只覺得…自己連耳根都覺得熱起來…大概我現在比琥的臉更加紅吧……
剛才琥親了我的額頭,這個具體的事實浮現腦袋,更令我覺得全身發熱。
「喂……什麼啊?你現在才知道害羞哦!?這邊可是比你要羞恥千百倍以上啦!!死小鬼,笨蛋琉夏!」
琥按著額頭開始連珠炮發,面卻仍然是紅紅的。
「我…我要去跟緣炫耀一下!」
「不准炫耀!!而且那傢伙還在睡──」

咚…咚……
樓上又傳來鐵梯的聲音,剛才還在房間睡覺的緣似乎被我們吵醒了。
「琥……?琉夏…?」她擦著眼睛懶庸庸地呼叫著我們的名字,一副睡眼惺忪的樣子。

「緣,我跟你說喔!剛才琥他──」我地往站在樓梯旁的緣跑去。
「笨蛋!!別說啊…!」琥緊張地緊隨背後,而我此刻卻什麼都顧不及,
就算是這種莫名興奮的心情是幼稚、孩子氣,甚至被認為這種向哥哥的女朋友炫耀的行為根本毫無意義,也沒關係。
因琥給了我勇氣…力量…
一剎那小時候的記憶又鮮明浮現──

記得小時候當之前的爸爸媽媽不在時……
我便寄住到琥的家。當初琥常常一副不習慣我在他的家出現的表情,
也總是露出不想理我的態度,當時我只覺得不能給琥和琥的爸媽添麻煩………
所以對琥的態度雖感到無可奈何,但沒什麼,試問有哪個小孩子會那麼快就接受到自己面前突然出現一個同年紀的"弟弟"呢?
有一段日子,我和琥雖然同一屋簷下,但幾乎是零溝通,我從來沒叫他哥哥,
而他雖然沒拒絕也慢慢習慣了我的存在,但似乎也沒把我當作弟弟來看待的意思。
大概小學生就的排外心理特別強吧,身為插班生的我久久未能融入班上的生活,
有時還會被班上的幾個小霸王圍著欺負我,當時不敢反擊,因為我沒那種勇氣。
「黑戰士登場!」
直至有天我在教室中被欺負的場面又如常上演時,琥卻突然啪的一聲打開教室的門大叫,當時他還戴著一個黑色的面具,自稱黑戰士。
我很好奇當時對我愛理不理的琥怎麼會突然出現,但我從沒有追問而事至今天他也沒有解釋過,
總之在那天之後,每當我被欺負的時候琥就會出現。
「走吧!紅戰士!」
某次他突然這樣擅自稱呼我,自此我便成為了黑戰士的同伴。
雖然成為了紅戰士,雖然琥會保護我,但似乎我的內在還一樣膽小,
有時琥不在時,我還會被欺負,雖然想過抵抗對方,但想起只有我一個根本沒可能同時反抗一群人。
每當他到最後也沒有出現時,這種時候我會覺得世上只剩下我一人就好,甚至……我也不在這裡就好。
這樣想著的我在離家不遠的附近找到一個教堂,我常在那隱密處哭泣。
看著教堂上的十字架,想起了以前的爸爸和媽媽,那種如重石墜落心中的感覺更令我的眼淚停不下來。
然而有一次,琥卻找到我了。
「找到你了,琉夏。」頭上掛著黑戰士面具的琥臉上看起來有點髒,也有點喘氣的跡象,似乎剛才是到處找我…
「………」我看看他的臉又抱著雙腳抱著頭。
「怎麼了?你又在躲起來哭嗎?」
「……嗚……」
「來…回家吧。」琥蹲下身捉著我的手臂。
「………我不要…」我甩開琥的手任性地說。想起來那次大概是我第一次反抗琥?
「…別哭嘛,你可是紅戰士哦!紅戰士是不能隨便掉淚的!」
我很想拜託他不要再叫我當紅戰士了,單是外表上的紅戰士根本沒意義,只會突顯我的沒用。
「…為什麼只有我被欺負…我想回家………爸爸…媽媽…我想見他們!我想見他們!我想見他們!」
反抗的話語一出口,膽量和任性的情緒也好像不斷澎脹,我不斷吐出一直抑制在心底的話。
「所以剛才我不是叫你回家了嗎!?回家就可以見到爸和媽啦!」琥帶點不耐地用力踏著地對我說道。
「……呃……」過了一會,他似乎察覺到我所謂的"回家"和"爸爸媽媽"是什麼意思。
「唔唔………琉夏…回家吧…」琥的語氣聽起來像是哀求「………我…會一直保護你的…我們…是家人吧?是兄弟啊!」
這種承認的話語第一次從琥的口中說出,那句話的衝擊令我連淚水也止住了。
我抬頭看著琥,他的表情有些不好意思,眼睛看起來也濕濕的像是快哭出來一樣。
我很驚訝,那個當初只對我投以冷淡目光、舉止粗魯、神經大條的琥居然會想哭。
「…可是……他們老是說我是膽小鬼,說我是個虛有其表的紅戰士………我很害怕…只要你不在…我又會……」
「……你真是笨蛋啊!要是這樣的話我把勇氣和力量分給你就好了!」
琥用力把我拉起來,沒有像剛才般抵抗的我也輕易而舉地被拉起。
啾─
琥往我的額頭用力地親了下去,在近距離之下我還嗅到他身上汗水的氣味。
「…哥哥……」
「這樣子就沒人再敢說你是膽小鬼了!誰敢這樣說的話我們就要他好看,好不?來,走吧!」
「………嗯!」
「想起來你也不用叫我哥哥了,總有種滿奇怪的感覺。」琥有點面紅地別過頭「叫我『琥』就可以了。」
「…琥?」
「很好。怎麼了,琉夏?」
……謝謝你,琥。
我搖搖頭把這句話吞回去,走在琥的背後。

在那之後,我仍舊會被別人欺負,這種已成為小霸王們閒時娛樂的事不可能立即就停止,但我學會了鼓起勇氣反抗。
也會有即使反抗也失敗的時候,那種時候琥會以"一定是琉夏勇氣和力量不足"為由再給我額頭親親。
這種行為在升上中學的時候慢慢地因為我已變得強壯,甚至能單人匹馬地跟附近的不良少年單挑年而消失。
我知道琥大概還記得那種回想起也令他羞死的行為,但想也沒想過他會願意再對我"額頭親親",
總括來說兩個已經高中畢業的大男人,做著這種行為旁人看起來可能怎也不會覺得正常吧?
然而琥卻丟下羞恥之心對我這個愛撒嬌作怪的弟弟這樣做。
大概他也察覺到我"勇氣"和"力量"不足了吧?
需要獨自一人對抗寂寞心情的"勇氣"和"力量"…………

過了幾天,琥和緣便出發開始他們的”蜜月旅行”。
還有,我以為琥已經"監護人畢業"的想法似乎有點不對。
出發前緣偷偷告訴我本來二人打算旅行半個月的,但琥似是始終放心不下我,所以將行程改了為一個禮拜。
一個禮拜嗎……說長不長,短不短的時間。可是沒問題,因為有了勇氣和力量,加上我是不死身的英雄,所以沒問題!

我不太清楚緣為什麼要告訴我琥這種決定,大概是緣也察覺到我的不安?
平日總是看起來有點呆呆的她,實際上卻出奇地懂得觀察到別人微妙細膩的感情變化。
因為這樣琥才會放心依賴和選擇了她…………我們也是為她這一點著迷,嘛,我的話已屬過去式了。

想到琥要縮短和緣二人世界的時候來遷就我,試問我又有何面目再像剛才那樣向他耍任性呢?
………可是啊,即使已成為大人也會有想撒嬌的時候,即使是不死身的英雄始終也會出現需要”充電”的時候。
所以啊…到我能正式從你那兒畢業為止……也要暫時打擾你囉,我的英雄,櫻井琥一。

~完結~

後感:
之前有放到翼夢和Only Girl的文
事隔幾個月再看一次覺得滿不堪入目的orz
標題Hero 琉夏's side,本來也想寫琥一's side,但下不了筆…寫出來的內容好像都會重覆
希望大家不要把內容看成BL了,雖然我會腐櫻井兄弟,但基本上我是琥斑命的

題目 : 電玩同人‧TM_GS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應援中/預定參與♣

RAINBOW GALA 9(香港正體中文) 【*組織招募中*】
(已結束)【*乙女GAME匣祭*】(香港正體中文)
桜井兄弟サーチ(日)
桜井琥一フルカラーイラスト集アンソロジー「KOHMIX+」(日)

桜井琥一×バンビR18コミック&小説アンソロジー「KOHBAN+」(日)
♣訪客人數♣
♣最新文章♣
♣自我介紹♣

♨鈴姬♨

Author:♨鈴姬♨
ときメモ3ハマチュー
コウちゃんラブ、コウバンフォーエバー(*゚▽゚)ノ” !!

集宅女、腐女於一身的高度三分鐘熱度生物
平時愛打電玩、上網閒逛和看漫畫
喜歡把一些無聊的話題重覆再重覆
所以特技是令冷靜如碇グンドウ的人暴走(✿ฺ-ω-)
(*´・ω・`)ノ夜露死苦

♣同盟‧主張中♣
◎戦国無双◎


◎Final Fantasy◎

◎ときメモ◎


コウちゃん

嵐くん

ヒーローとホットケーキ




◎蝶の毒華の鎖◎
斯波斯波しい
aromarie
真島マジ真島
aromarie
♣大親友♣

♥按此加我♥

Hanabi(Karin)

ALPHA*HORIZON(聖楓子&麻生圭)

919室(尹月)

無名の扉 ”(桐)

蝶影翩翩(薇)

深.淺.過.往(葉子)

月見双花(AP)

鳴蝕(敏)

頹廢都市(儀)

天の暁(琴)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類別♣
♣月份存檔♣
♣搜尋欄♣
♣RSS連結♣
♣你噗我噗♣
♣連結♣
♣PIXIV♣